欢迎您访问空军总医院网站    今天是: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党团建设
      思想政治工作
      资料整理中..
      党委工作
      支部生活
      蔡瑞康先进事迹
专家姓名:
所属科室:
 

各大新闻媒体报道

仁心济世  妙手留春
记著名皮肤病专家、空军总医院主任医师蔡瑞康

    空军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蔡瑞康教授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军医。他从医56年来,潜心钻研,勇闯中西医诊疗皮肤病新路,先后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军队科技进步二、三等奖16项,在国家级刊物上发表论文81篇,编写著作10部。1991年,被国务院评为“突出贡献的专家”并享受政府特殊津贴。曾获得“全国科普先进工作者”、“首都优秀医务工作者”、“首都健康卫士”等光荣称号,多次被国家卫生部评为“先进个人”。由于他的突出贡献,2006年被国家人事部、总后卫生部聘为“名老中医国家师承制博士生导师”。2009年5月8日,为表彰他在抗震救灾中做出的突出贡献,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签署命令,为他记二等功。
    提起蔡瑞康,人们便会将他和空军总医院治疗皮肤病的各类特效药膏联系在一起。作为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军医,他从医56年如一日,心系官兵,服务军民,无论平时还是战时,他心中永远装着卫生事业和军地患者,堪称当代知识分子践行当代革命军人核心价值观的楷模。被患者誉为“仁心济世,妙手留春”的好医生。 

  

汶川大地震让病床的蔡瑞康辗转反侧
“灾区百姓在受煎熬,我一定要去帮帮他们”

    2008年5月12日发生在汶川的那场大地震,让73岁高龄因肺炎而住院的蔡瑞康心情格外沉重,他不由得想起1976年参加唐山地震救援的情景,不无感慨地自语:“大自然的残酷远远超出人们的想象啊。”
    夜深了,电视和广播里不停播放的震灾区实况,让病床上正在输液的蔡瑞康辗转反侧。“灾区百姓在受煎熬,我一定要去帮帮他们。”看着输液器的液体,他恨不得把它们一下子全都灌进血管里。
    14日中午,他得知医院组派的医疗队出发上前线的消息后,再也躺不住了,“只要我还能走得动,就必须要去尽一份力。”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老伴,并让老伴给自己准备出发用品。
    看着倔强的蔡瑞康,老伴没有言声,相儒以沫50多年,她太了解蔡瑞康的秉性了,面对正在生病的蔡瑞康,她心里充满担忧。
    5月23日,又听说医院要成立皮肤病防治专家组赴四川地震灾区抗震救灾,肺炎初愈刚刚从病房转入家中休养的蔡瑞康,用他特有的倔强,不顾家人和医院领导的劝阻,坚决要求上战场。“灾区百姓在受煎熬,我一定要去帮帮他们。”这句话成为他坚持的理由。
    到达灾区当天,他不顾年迈体弱立即投入到救援工作中。他和皮肤科副主任刘玮带领专家组成员,冒着余震的危险,每天跋涉在塌方的山体和残破的废墟上,不畏艰险,不怕疲劳地开展救助。巡诊范围遍及都江堰、彭州、绵竹、什坊等4个重灾县市的20多个村镇,为10700多受灾群众和官兵提供了服务。
    救灾初期,网上传出灾区爆发 “原因不明皮肤病”的传闻。当时,已经深入到汶川地震最中央地带的医院医疗队也通过卫星电话通报,“队员身上相继长满让人痒痛难忍的红疙瘩,不知道是水土不服还是因水源污染造成的皮肤感染。”蔡瑞康了解这一情况后焦急万分。他带领专家组深入一线,全面进行流行病学调查,查明所谓“原因不明皮肤病”,其实是由一种当地人称作“河马草”的植物引起的丘疹性寻麻疹。他迅速组织专家组开展攻关,研究防治该病的有效方案。很快确定了用稀氨水、肥皂水等碱性溶液清洗减轻症状,用当地一种植物汁液涂抹消除红肿的治疗方法。与此同时,他还不分昼夜地紧急编写出《地震灾区皮肤病防治手册》送发救灾官兵和受灾群众手中,并迅速与专家组成员分赴各个救灾点和安置点,为救灾官兵和受灾群众解除病患,平息了谣言。
    灾区卫生环境恶劣,天气湿热,长期连续奋战,导致部分官兵发生“烂裆”,蔡瑞康带领医疗组就地采集草药,指导官兵用马齿苋煮水热敷,配上他自行研制的外要霜剂,病情得到控制,减少了救灾部队的非战斗减员。

 

蔡瑞康心无旁骛探求治疗皮肤病的方法
“我一定要为患者研制出治病的良药”


    “医为仁人之术,必具仁人之心”。蔡瑞康教授在临床工作中始终把病人利益放在第一位,一切为病人着想,在尽量减小病人负担的前提下想法设法为病人解除痛苦。
    1953年,蔡瑞康从军校毕业后,就幸运的站上了一个能使他医术突飞猛进的平台。解放初期,很多旧社会留下来的沉疴,如皮肤花柳病等引起政府的重视,根据他所学专业和国家需要,上级派他到中央皮肤性病研究所进修。研究所日均5000多人次的门诊量,让年轻的蔡瑞康看到了大显身手的希望。但皮肤病领域的诸多疑难杂症,还是让他深感困惑。
    一次,他慕名到时任研究所顾问的老中医赵炳南的门诊见习。让他惊奇的是,一种遍地可见的植物——马齿苋到了赵老手中竟然成了一味既能清热解毒又能抗过敏的皮肤病防治“妙方”,这让满脑子都是西医理论的蔡瑞康感到中医的神奇并被深深地吸引。这天赐良缘,不仅造就了他与赵炳南老先生不解的师生缘,还使他找到了实现理想的坐标——中西医相结合治疗皮肤病。
    创新之路从不会一帆风顺。1958年,蔡瑞康分配到空军总医院工作。当时,医院还未设立皮肤病专科,他被安排到外科、传染病等科室工作,这个过程长达22年之久。虽然没有专业学科作支撑,但蔡瑞康却从未放弃自己的理想,即使是在风雨飘摇的十年动乱期间,也从未间断过对中西医结合治疗皮肤病的研究。
    1980年,空军总医院正式组建皮肤科。45岁的蔡瑞康成为皮肤科的第一任主任。4个人,一间破平房,一口熬药的大铁锅,是当时皮肤科的全部家当。创业之路充满艰辛。
    蔡瑞康首先选择临床用药作为科研创新的突破口。煤焦油是我国长期用于治疗顽固皮肤病的药物,虽有一定疗效,却因其颜色黢黑、气味难闻,涂抹于患处吸收缓慢、透气性差,让广大患者避之不及。那时,每当走进皮肤科的时候,无论医生还是患者,都会被一种难闻的气味熏得头昏脑胀。“我一定要为患者研制出治病的良药”蔡瑞康暗下决心。
    他在身为药剂师的爱人刘新国的帮助下,利用简陋的条件,搞起了科研。盛夏的8月,为了从中草药中提纯一种物质,蔡瑞康索性搬进了实验室。饿了,就啃两口馒头;困了,就趴在桌子上迷一会儿。怕家里人担心,他索性不和家里人见面,整整100天,他和皮肤科同志们一起,大胆运用现代西医制药手段与检验标准,积极对中草药进行西式改造,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巧妙地实现了中、西药物形态与疗效的无缝对接,终于提纯出治疗皮肤病的纯中药制剂。试验药品没人敢用,他就和科室人员用自己的皮肤做“试验田”,并详细记录药物渗透皮肤和吸收时间。那个夏天,蔡瑞康腿上的皮肤基本上没有好地方。老伴刘新国心疼地说:“他简直就是玩命。”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种色泽茶黄、味感清香的中西药附合制剂研制成功,一举通过权威部门检验论证。临床证明,它对于银屑病及慢性湿疹均具有显著疗效。
    初尝胜利喜悦的蔡瑞康并没有满足,他又带领皮肤科的同志连续攻关,短短几年间,他们自主研发的中西医结合外用霜剂,从“1号霜”迅速发展到“7号霜”,治疗范围从湿疹、银屑病,迅速拓展到痤疮、化脓性感染以及黄褐斑、雀斑等数十种皮肤病。与此同时,由他组方研制的中西医结合成药清热止痒冲剂、痤疮冲剂、甘草浸膏胶囊、TA液、二甲基亚砜溶液等15种内、外用皮肤病专用药物应运而生,迅速成为外皮肤病治疗领域的常用药、特色药。
    在蔡瑞康的带领下,空军总医院皮肤科仅用8年时间,就从一个刚刚组建的边缘小科室,迅速成长为空军皮肤病专科中心和全军皮肤病药理基地。在他的主持下,连续攻关,成功研制出液氮喷雾美容器、小型荧光检测仪、低速皮肤磨削机等皮肤病治疗仪器9种,当中,有3项成果申请了国家专利。尤其是“液氮喷雾治疗仪”被成功应用到皮肤病和鼻腔、咽腔粘膜病变等治疗领域,有效解决了液氮治疗皮肤病过程中,色素残留、易伤及正常皮肤及粘膜组织的重大难题,并开辟了冷冻式美容新领域,让世界医学界为之一震。国内一些主流媒体刊文称:“液氮是外国人发明的,而雾化液氮却是咱中国人发明的。”一次,美国军医代表团来院参观,亲眼看到蔡瑞康用液氮喷雾治疗器为病人治疗皮肤病时,惊叹不已,连呼:“棒极了!棒极了!”

 

部队官兵受皮肤病困扰,蔡瑞康8上前线
“我必须和战士们在一起”


    摸爬滚打、汗如雨下的艰苦训练生活是军营生活的永恒主题,有些皮肤病也乘机威胁着战士的健康,这就要求治疗军营常见皮肤病的方法和药物疗效必须更胜一筹。1980起,蔡瑞康开始着手用中西医结合的方式研发治疗野战皮肤病的临床用药。
    上世纪80年代初的边境前线。湿热的气候、恶劣的环境所滋生的“烂裆”、体股癣等皮肤病让我军官兵备受煎熬。蔡瑞康临危受命,作为总后专家医疗队成员,他和战友马复先紧急赶赴前线。上高山、穿密林,冒着枪林弹雨为前线官兵驱除皮肤病痛。他在巡诊时发现,官兵军装的口袋里装满了各类疗皮肤病治疗药膏,且疗效单一,极不适合在紧张激烈的战斗环境中使用。“能不能只用一种药膏就能解决全部问题?”为了这个念头,蔡瑞康一年之内8上边境前线开展调查。
    寻找病因的过程非常艰苦,当时,前线战士们身上相继发生不明原因的糜烂,蔡瑞康非常心痛。当时,有医生分析,“糜烂”可能是缺乏核黄素,为此,战士们没少吃核黄素,但效果并不明显。为了弄清病因,他在前沿阵地连续工作了400多天,跑遍了98%以上的前沿阵地,100余次通过封锁线。他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找到病因,彻底治好战士们身上的病。
    在猫耳洞,战士们和老鼠居住在一起的情景使他深受启发,他怀疑,战士的病或许与那些老鼠有关?发病率最高的前线阵地,曾经是猴子的居住地,猴子会不会留有大量的细菌?经过大量实验,他和战友马复先成功地分离出造成真菌感染的7种霉菌、256株猴类毛癣菌、500多株疣状毛癣菌。在国际上首次成功分离出该病的治病菌为真菌,(打破了美国皮肤科学术权威Antras“阴囊部位不可能有真菌感染”的定论,)还证实了穿梭于猫耳洞的野鼠和人之间病菌相互传染的关系。为了寻找最为有效的治疗方法,他们又9次将细菌种在自己身上,导致皮肤脓烂,记录从患病到治疗以及治愈的全过程。
    那段时间,蔡瑞康经常面对这样的陷境:头顶是突袭而来的炮弹,脚下是一触即发的地雷,对面是出其不意的冷枪。经常是刚刚熬好的中药,一发炮弹就发汤锅炸翻了……“那个时候,随时都有可能牺牲。”蔡瑞康说。
    经过艰苦细致的调查和科学实验,困扰前线的“三烂”(烂裆、烂腋、烂脚)病因终于水落石出,随后,他在“1号霜”基础上进行了科学的配方改造和疗效升级,定名为“抗灭癣霜”,不但能防治蚊虫叮咬,对体股癣、湿疹和各种皮炎有显著疗效,还神奇地治愈了相当顽固的症状。从此,官兵口袋里只需装上一支“抗灭癣霜”,便能有效解决各种皮肤病困扰。总部决定立即批量生产,装备前线官兵,部队战斗力直线回升,战争态势迅速扭转。复查结果表明,前线部队常见皮肤病发病率由原来锝86%降致30%。“抗灭癣霜”一“战”闻名,被迅速推广到全军使用,总后卫生部领导称赞说:“它解决了我军自渡江战役以来长期困扰部队的一大难题(烂裆)”。
    在’98抗洪、抗震救灾等历次重大行动任务和日常演习、训练的皮肤病防治领域,成为我军官兵野战环境下皮肤保健的“必备良药”。

 

首个全军皮肤性病研究中心在空军总医院挂牌
“我们有责任让官兵远离疾病危害”


    在皮肤病治疗缺医少药的年代,蔡瑞康很早便意识到在官兵中普及皮肤病防治知识的重要性。刚毕业时,他急切盼望能用自身所学为身患皮肤病的战友解除病痛。来到空军总医院后,他更是一有空闲就来到空军驻京部队走访巡诊。他发现,当时皮肤病在军营的发病率并不高。这让在学生时代早知道湿疹和皮炎是官兵常见皮肤病的蔡瑞康大感疑惑。
    上世纪60年代初的一段时间,驻京某部许多战士经常是在蔡瑞康值夜班时来找他看病。病症多以湿疹和皮炎为主,而且几乎都是在病痛已严重影响训练和生活时才来就诊。蔡瑞康不禁泛起嘀咕:“战士们为何总要拖倒现在才来看病,还都是在晚上?”一次,一名新战士道出了官兵的苦衷:“许多战友得了皮炎,相互也都知道,就是羞于出口,怕别人笑话,甚至被说成思想作风不好……”战士的苦衷使蔡瑞康很受触动。“战士们多可爱,我们有责任让他们远离疾病危害。”怀着强烈的责任感,蔡瑞康首先从改善官兵认识、倡导主动就医入手,深入部队宣讲皮肤病防治知识,为不少官兵卸下了思想包袱,解除了皮肤病痛。
    改革开放后,一些腐朽思想给社会带来不良影响。一些年轻人向往灯红酒绿的生活,出没娱乐场所,有的只图一时之快,不幸染上性病,后悔莫及。面对性病防治的严峻形势,蔡瑞康敏锐地意识到,如不及时采取有力措施,性病的触角将会迅速伸向军营里血气方刚的年轻战友。
    1995年,全军唯一的皮肤性病中心在空军总医院皮肤科挂牌。为使广大官兵认清性病危害,自觉抵拒不良诱惑,远离“雷区”威胁,蔡瑞康率先提出防治结合、以防为主的解决方案,受到总部领导高度重视。他首先组建性病、艾滋病实验室,积极研究性病诊断的新技术,率先对献血、招飞和征兵等特殊人群进行了性病、艾滋病病毒初筛检验。
    在云南某部调查时,他听说该部一名退伍战士曾被诊断为艾滋病病毒带菌者,然而,由于此前检验技术落后,加上当初检验报告指数不全,蔡瑞康认为可能是误诊。为弄清真相,打消部队官兵和这位退伍战士的疑虑。蔡瑞康派专人千里远赴战士家乡,做通他的思想工作,采集血样,连夜赶回北京检验,最终排除了这位退伍战士患有艾滋病的可能性。
    正是胸怀这种对官兵、对社会高度负责的精神,蔡瑞康带领医务人员历时半年多,从海南岛到云南瑞丽,相继完成了万余名官兵的抽样调查。形成了《皮肤病现场调查及分析、防治报告》等一系列成果,经总部批准,下发部队。科学而行之有效的工作,斩断了性疾病伸向军营的触角,确保了官兵身心健康和部队的安全稳定。

 

面对疾病面前手足无措的患者,蔡瑞康总是说
“不怕,不怕,我会有办法的”


    儒雅温和,文质彬彬,这是蔡瑞康留给很多患者的印象。从医50余载,蔡瑞康早已数不清自己究竟从死亡线上挽救过多少患者的生命。几乎每一个经他医治过的危重病人都能讲出一个蔡瑞康一心为民保安康的感人故事。
    上个世纪70年代的一个傍晚,蔡瑞康正要下班,一位女同志突然闯进了他的诊室,还没等蔡瑞康回过神来,这位女同志“扑通”一声跪在了他面前。“医生,求您救救我的孩子吧!”
    原来,她3岁的女儿赵维静患上了一种奇怪的皮肤病:浑身长满豌豆大的水泡,而且高烧不退,情况十分危急。“不怕,不怕,我会有办法的。”蔡瑞康一边安慰着一边换上白大褂。诊断结论是:赵维静患上了Kaposi水痘样疹。对于一个只有3岁的孩子来说,这种病足以致命。蔡瑞康首先给小维静作了紧急处理,并一直守候着危在旦夕的小生命。等到赵维静的病情稳定下来,蔡瑞康又为她安排病床,制定治疗方案。一整套工作忙完已是晚上八点多钟,这令赵维静的父母倍受感动。然而,他们却不知道,同样是在那一天,刚刚当上父亲不久的蔡瑞康医生心中也有一份火一般的焦急,他的孩子在当天下午也被确诊为肺炎和麻疹,正等着他输液治疗、陪护观察。
    “夫医者,非仁爱之士不可托也,非聪明理达不可任也,非廉洁贤良不可信也。”蔡瑞康用救死扶伤的至仁至爱,生动诠释了这句古语。
    28岁的小安是河北沧州农村青年,身强力壮的时候竟然全身长满了牛皮癣,夏天无法出汗,冬天周身淌血。四处求医,始终未见好转,甚至丧失了劳动能力。蔡瑞康教授参照国外黑光灯照射治疗的有关资料,巧妙利用农田里驱赶螟虫用的黑光灯,并亲手设计图纸,精心挑选木料,为小安量身制作了一台土黑光治疗灯。由于担心治疗会对病人有损伤,蔡瑞康就在身上进行照射实验,验证其疗效和对人体无害后,才让小安使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小安病情好转出院了。
    满负荷门诊量,让蔡瑞康没有了休息时间,为了患者,身患糖尿病的他宁愿忙得耽误了吃饭。一次,已经过了中午下班时间,他还在为一位来自内蒙的患者看病,突然感到头晕,直觉告诉他,一定是发生了低血糖,为了不惊动患者,他悄悄拿着老伴给自己口袋里装的两块巧克力,到厕所里吞嚼。悄悄追随其后的病人看到这个情景,当即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他至仁至爱、不弃不离的医者大爱,深得患者与家属的信赖与尊重。高尚的医德、精湛的医术也让他和他带领的皮肤科声名远扬。

 

20年为化妆品作鉴定,诱惑面前蔡瑞康淡定从容
“在我心里,信任永远是第一位的”


    部队官兵患什么病就去琢磨什么,广大患者迫切需要解除什么病痛就去攻克什么,蔡瑞康始终把立足点放在皮肤科常见病、多发病的临床防治和基础应用研究上。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研制的曾在战场上大显神威“抗灭癣霜”在社会上引起轰动,地方某化妆品公司找到他,想用重金购买,并算了一笔账,只要他肯转让“抗灭癣霜”的配方,每年都将获利上千万元。蔡瑞康义正言辞地回答:“我的配方是在部队、在空军总医院研制的,只能属于部队,我不能做有损于部队的事情!”一直到今天,这个配方一直由空军总医院保管。
    像这样的诱惑,蔡瑞康何止一次面对。他亲手研制并获得国家专利的液氮喷雾美容仪,当时属于世界一流产品,一家公司找到蔡瑞康,恳请他申报国家专利的时填写“职务外发明”,同时许诺,公司将以上千万元购买该产品的专利。原来,国家对专利发明有这样的规定,若填写“职务内发明”,发明者无权自行转让该产品;若填写“职务外发明”,发明者就可以自行转让该产品。蔡瑞康还是那句话:“专利是我在部队发明的,只能属于部队。”在申报专利时,蔡瑞康毫不犹豫地填写了“职务内发明”。这项发明受到时任中华医学会皮肤科协会主任的王光超先生高度评价,并在国际上引起轰动,为中国赢得了荣誉。
    随着文化和物质生活水平的普遍提高,人们对美的需求日益迫切,各类化妆品大量涌向市场,误用或使用伪劣化妆品而导致化妆品皮炎的患者突增,蔡瑞康又开始了新的研究。1991年,受国家卫生部委托,医院建立了全国化妆品不良反应检测网和全国化妆品安全评价协作组,蔡瑞康担任组长。他脚踏实地的进行工作,建立起一套科学的化妆品人体安全检测实验手段和鉴定方法,为国家卫生部筛选了200余种特殊用途的化妆品。还编印了国家标准的《化妆品皮炎诊断标准》,在有关单位协助下,研制出具有中国特点的化妆品斑试抗原,为指导广大消费者正确选用化妆品开辟了新途径。他参与编写的《化妆品不良反应及防治》等3部科普书籍为临床诊疗提供了帮助。除此之外,他还坚持定期举行化妆品皮炎义诊活动,把知识传授给更多的老百姓。
    2008年,蔡瑞康曾获得了国家卫生部的一张证书,表彰他从事国家化妆品鉴定工作20年无差错和问题,为卫生标准工作做出了突出贡献。业内有关人员曾这样说:“作为国家化妆品安全评审委员会负责人,蔡教授一个签字,就有可能带来成百甚至上千万元的收益。但他坚持科学鉴定,从不为金钱所动。”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蔡瑞康用实际行动履行着军队医务工作者的神圣职责,他说:“在我心里,信任永远是第一位的。”

                                       (对外宣传中心:许爱素  赵建强供稿)
 

 

对外联络 | 就医公告 | 就医指南 | 专病门诊 | 专家教授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留言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皮肤病颈椎病、腰椎病糖尿病足乳腺病男科多汗症白内障肿瘤高血压、冠心病睡眠呼吸障碍两癌筛查近视眼矫治发热心理咨询博士后工作站

医院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30号(西钓鱼台)    邮政编码:100142    网址:http://www.kj-hospital.com    E-mail:kjhospital@126.com
联系电话:010-68410099、68437770    门诊咨询:010-66928200
版权所有:空军总医院 京ICP备08100397号-3
  空军总医院信息科制作维护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