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访问空军总医院网站    今天是:2017年11月24日 星期五
 
 
  医院文化
      医院院徽
      医院宣传片
      医院院歌
      军人情怀
      领导关怀
      名人墨迹
      文化活动
专家姓名:
所属科室:
 

我的母亲--神经外科 嵇慧珍

    张云娇,是我最慈祥、最坚强、最伟大的母亲。1945年的一个冬天出生在江西临川罗湖一个小村庄。父亲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战牺牲后至今整整30年了,母亲经历了一般人难于想象的艰辛。作为一名军嫂,她自强不息,未向组织提过任何要求,把苦深深的埋在心里。作为一位母亲,在面对失去亲人的无比悲伤和未来道路的泥泞、坎坷、曲折和艰难,她没有被吓倒,更没有退缩。她不仅带大了烈士的三个儿女而且还带大了二个侄子侄女。为了生活,母亲开了一家小百货店,风里来雨里去,从来没有休息过,如今已64岁的母亲仍然在经营着它。一个女人为了烈士的三个子女和两个侄子侄女,牺牲了自己的青春、追求、和一切……                                                                  
    由于受重男轻女封建思想的影响,母亲只读了三年书就辍学了。母亲虽然文化不高,但很能干。20岁就担任大队妇女主任,23岁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父亲比母亲大4岁,1962年参军到福建莆田,1966年整军调入云南,参加抗美援越战争,并荣立战功。
    父亲和母亲一直是两地生活,父亲一年最多在家呆上20天。为了让父亲安心在部队工作,母亲一人挑起了家里的重担,既要忙大队工作,又要忙农活,家务,可母亲从未抱怨过。哥哥的出生给家里带来了不小磨难,周岁左右患上小儿麻痹症,为了给哥哥治病,母亲带着他走南昌赴武汉四处求医,卖光了家中所有值钱的东西,四处向亲友借债,可病情没有好转。1976年我们全家才随军来到云南父亲所在部队。1979年自卫还击战打响,那年父亲本可以转业到地方工作,可是作为军人,他毅然选择了参战。作为军人的妻子,母亲懂得枪声就是命令。虽然心里是多么的不舍,但是母亲一点也没有表露出来。父亲出发前,母亲只是默默的为他收拾东西,眼泪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始终没有让泪水留下一滴。可这一去却成了永别。无数的英雄把一腔热血和生命都永远的留在了老山前线。
    父亲牺牲的那年母亲才34岁,我们兄妹5个还小,哥哥8岁,妹妹3岁,我6岁,还有伯父的一儿11岁、一女14岁(伯父是抗美援朝老兵,不幸英年早逝,伯母改嫁了),还有近七旬的老婆婆要赡养。从此,母亲用她那瘦小的身体挑起五小一老的生活重担,用她那博大的母爱抚育我们茁壮成长。
    五个孩子一个老人,小的小,老的老,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千斤重担都压在了母亲的肩上,面对失去亲人的无比悲伤和未来道路的坎坷,母亲没有被吓倒,更没有退缩。也有好心人劝母亲改嫁,可母亲没有考虑。为了维持这个家,母亲来到云南当地一家米线厂工作,主要是把拉好的米线一筐一筐的抬出去,一般是两人用一根扁担抬,米线厂的路很平坦,可母亲却总是摔跤,起初同事们以为母亲看不见就让她走前方,可还是摔跤,大家都觉得奇怪,后来才知道母亲是因为常常没得饭吃,饿软了腿。那时我记得,家里厨房唯一的调味品就是盐,什么味精、酱油根本没见过。早上我们去读书,母亲就给我们捏个饭团,再往上洒点盐水,就这样的早餐还不是天天都有,也不是家里人都能吃上。记忆里好像母亲很少和我们一起吃早饭,她常说大人不会饿,我们也就相信了,也不懂。然后就送我们去学校,母亲就这样经常空着肚子去工作。
    1982年在部队领导的关心和帮助下母亲来到云南个旧大屯蔬菜门市部工作,凡是苦活、累活、脏活,母亲都带头干,从不埋怨。母亲虽然没念过多少书,但是她很努力,很敬业,算盘打的格外的好,算数又快又准。母亲的勤劳、能干、善解人意的行为,感动了同行们。母亲被大家选为带头人,在母亲的带领下,门市部的生意愈来愈好,经济效益倍增。同事们都是云南的当地人,她们都亲切地叫母亲——张师母。母亲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并荣获“为祖国四化建设”二等功一次。
    1984年我家的生活刚有点好转,部队赶上大裁军,面临走与留,母亲应该是斟酌过的。当时母亲单位特别不愿意母亲走,单位书记说:“能给母亲房子,同时也能解决我们的户口和上学的问题,要是留下了我们的生活应该是越来越好”。但母亲还是决定回老家,一是把父亲的骨灰盒带回老家安葬,二是还有七十多岁的奶奶需要照顾。记得母亲的同事来过家里好多次劝母亲留下,母亲都好意拒绝了。从云南走的那天,我至今还记忆犹新,母亲的同事们都来了,搂着母亲直哭,那场面真的很感人。在车开动时,她们一直追着车,手在空中挥动,嘴里喊着:张师母一路平安,到家后来信呀!
    我家从云南部队转回江西临川落户,母亲被安排在一家大集体所有制商店工作,单位经常发不上工资,全家人的生活就依靠民政局发的抚恤金维持。可想当时母亲心里的落差了,但她从来没说过,也没有表露出来。有时我和哥哥也会发牢骚,问母亲:干嘛回来呀!云南多好呀!那时我们很幼稚,不知道说出这话对母亲是多大的打击,如今想想真的好后悔。由于经常没有早饭吃及生活的压力,1986母亲患上了严重的胆结石,此时堂兄堂姐已成家,不在母亲身边。当时母亲的病还被误诊为冠心病、心绞痛,在治疗上走了许多弯路。说来也怪母亲那病常常是在半夜12时左右发作,发作时疼痛难忍,疼的母亲咬牙切齿,双膝跪地,地上打滚到凌晨4点钟左右疼痛才渐渐减轻。受了一夜的折磨,第二天一早还得忍饥受饿去上班。就这样母亲与病魔作了一年多的斗争,这段日子既漫长又难熬,母亲只有在疼的没有办法时才会去医院住几天,我知道母亲是不放心我们。哥哥身体不好,妹妹还小,但我们都非常懂事,放学就回家,认真的写作业,遇到不会的,我就问哥哥,妹妹问我,哥哥不会的只能第二天到学校问老师。在这样的环境下我学会了做饭,洗衣服,收拾家务。经常在夜里我还不敢睡着,害怕妈妈斗不过病魔,偷偷的起来守在妈妈身边,给妈妈披件衣服、倒杯水,妈妈为了安慰我总说不疼了,快去睡,一早还要上学呢!我依稀记得母亲在我们睡后常常默默的流泪,我知道母亲为什么流泪,凭着母亲坚强的毅力病痛的折磨是不会让她流泪的,母亲的泪是放心不下我们。
    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母亲和邻居一位老红军(也患有胆结石)一同来到景德镇昌河机械厂职工医院治疗,通过吃药把石子化碎从二便中排出,那药十分烈性,母亲三次被打昏死过去。我们都在上学,母亲身边无人看护,当时的主治医生就问母亲,你的病情这么重,家属到哪去了,也不来陪护,别的病人都有家属陪护。每问一次母亲就只是流泪,说不出话来,这可把医生们急坏了。后来还是老红军爷爷把情况跟医生们说明,并叮嘱医生们以后别再提起“家属”二字。医院领导也十分重视和关心。在医生们的精心治疗和院领导的关怀下,半年后母亲出院了。在母亲住院期间,我们的日子过得十分艰难,我们经常没早饭吃,就去上学了,也不会去问母亲要钱,因为我们都知道就连我们上学报名的钱都是母亲借的。记得有一次课间休息时,同学们都去买面包(一角钱一个)可我身上连一分钱也摸不出。只能干咽口水,过了一二十分钟肚子自然就不饿了。
    1988年,母亲的单位倒闭了,生活所迫,母亲借钱开了个小百货店,万事开头难呀!母亲每天都是起早贪黑,风吹日晒,从没有节假日,进货、销售、盘货都是她一人。有时母亲去进货,一般都是大半天才回来,放下东西,就喝上一大碗水,我很好奇,就问母亲在外吃饭了吗?母亲和蔼的说:“在外我可舍不得花一分钱,就连一杯水我都不买”。听了这话我心里难过极了,母亲为了这个家是多么的不易呀!因为母亲的勤劳,善良,生意也越做越好,回头客也特别多,母亲常说薄利多销,有时看到生活不易的人来买东西,母亲几乎是一分钱都没挣着,就说:“算我顺便给你捎来的”。这些年母亲也总结了许多做生意的窍门。多年被评为先进个体户。在我的家乡,只要认识我母亲的人,没有不夸她的,没有不被母亲感动的。
    1990年在母亲锲而不舍的努力下,在各级领导的关怀下,我终于穿上军装成为一名光荣的战士。母亲希望我继承父亲的遗志,要我在部队好好干,我牢记在心。去年5.12汶川大地震,由于受母亲潜移默化的影响,我匆忙地将10岁的女儿托付给邻居,就跟随部队奔赴抗震救灾一线,出发前我给母亲去了电话,母亲很坚强的说:“孩子,放心的去吧!我马上就去买到北京的火车票,外甥女交给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其实我走后,母亲一直很担心,开始一周因为通讯中断,无法与家人联系,母亲就坐在电视机前到半夜一直关注着汶川救援的消息,希望能看见我。后来,我哥告诉我“母亲那段日子瘦了好多”。如今的我不管遇到什么难事,我就会想到母亲,就让我无法退缩。在执行汶川抗震救灾的69个日日夜夜,我出色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被评为抗震救灾优秀党员。
    由于哥哥和嫂子都是残疾人,如今的母亲已六旬有四,依然在经营她的小百货店,母亲说:“只要我还干的动,就多干几年,为你哥嫂减轻些负担”。可怜天下父母亲啊!这个年龄的老人原本应该是享受清福的时候了,可母亲还在为哥哥这个双残家庭日夜操劳,望着母亲皱纹日增的脸庞和苍苍白发我的心在流泪……一个女人为了烈士的三个子女和两个侄子侄女,牺牲了自己的青春、追求、和一切……
    母亲就是这样,自己再苦再累不打紧,只要孩子们平平安安就是她最大的快乐,她觉得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九泉下的英烈们。

对外联络 | 就医公告 | 就医指南 | 专病门诊 | 专家教授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留言中心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皮肤病颈椎病、腰椎病糖尿病足乳腺病男科多汗症白内障肿瘤高血压、冠心病睡眠呼吸障碍两癌筛查近视眼矫治发热心理咨询博士后工作站

医院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30号(西钓鱼台)    邮政编码:100142    网址:http://www.kj-hospital.com    E-mail:kjhospital@126.com
联系电话:010-68410099、68437770    门诊咨询:010-66928200
版权所有:空军总医院 京ICP备08100397号-3
  空军总医院信息科制作维护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